途牛继续难堪的财报

途牛继续难堪的财报插图1

(配图来自Canva)

近日,“在线旅游网站不得大数据杀熟”的热词常霸热搜榜单,显然广大网友对在线旅游网站大数据杀熟事件十分敏感。

而这一议题持续发酵的原因是,文旅部公布了《在线旅游经营服务管理暂行规定》。规定明确了,在线旅游经营者应当保障旅游者的正当评价权、在线旅游经营者应当保护旅游者个人信息等数据安全、在线旅游经营者不得滥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等权益,以制止消费者利益被侵害。

在线旅游市场政策趋严,对消费者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但对在线旅游平台来说,框架有了,限制多了,禁锢也就不可避免。由此,政策既是驱动市场发展的引擎,也是开启一场市场淘汰赛的导火线。

对于,途牛、携程、同城艺龙等老牌OTA来说,2020年除了应对疫情带来的重大创伤之外,做到合法合规,让消费者认可也十分关键。特别是走下坡路的途牛,更需要被用户、资本认可。

旅游业停摆,途牛营收下滑93.5%

6月26日,途牛收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的合规通知函,暂时解除了退市危机,但股价依旧维持在“一元仙股”上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季度营收惨淡,又给途牛当头一棒。

途牛旅游网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途牛二季度净营收为3400万元人民币(约合480万美元),同比下滑93.5% ;净亏损为1.546亿元人民币(约合219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1.672亿元人民币。

其中,途牛核心业务打包旅游收入为1260万元(约合180万美元),比2019年同期下降97.1%,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受疫情爆发和传播的影响,旅行团暂停销售;其他收入为2150万元(约合300万美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76.4%。

造成途牛第二季度“大衰退”的原因,途牛官方直指:“突发新冠疫情导致”,而事实也是如此。

一方面,疫情期间,人们对出游怀抱“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谨慎态度,旅游市场一度停摆,携程、同艺龙、美团等平台营收几乎下降过半,而以打包旅游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途牛,自然也是“颗粒无收”,并且还要承担退改保障的大额损失。

据各家财报数据显示,携程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营业收入为47亿元,同比下降42%,预计 2020年第二季度净营业收入将同比下降 67%-77%;同程艺龙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收入10.05亿元,同比减少43.6%,第二季度同程艺龙实现营收12亿元,同比下降24.6%。

另一方面,疫情给旅游业带来的影响是长期性的,未来一段时间,出省游、出国游人数都会锐减,恐怕在线旅游平台今年业绩都不会太好看。

世界旅游组织数据显示,假设从7月开始各国逐步开放边境和解除旅行限制,预计今年的国际游客人数将下降58%,达到6.1亿人;如果到今年12月才放松限制,国际游客人数将降至3.2亿人,旅游业可能因此损失1万多亿美元。

疫情战线越长,在线旅游平台越难熬。从财报数据来看,携程、途牛、同城艺龙收入均大幅下滑。但相比下,同程艺龙在二季度开始恢复营收,而途牛一季度下降61.9%、二季度下降93.5%,降幅最大且毫无恢复的迹象,仿佛稍有不慎就是卖身、倒闭的结果。

营销、投研费用狂降,竞争力大跌

曾经与携程、同艺龙同为一线阵营,主攻出境、跟团游和休闲游的途牛,当下无论是线上规模还是线下实体店数目,都不远远落后于其他在线旅游平台。

在线上,携程在酒店、机票、旅游等领域相对稳定;美团霸占酒店预订业务;同城艺龙有火车预定、酒店预订支撑,相比之下途牛主打的团游竞争力弱、缺乏核心优势,在酒店、机票、景点等领域均不敌其他在线旅游平台。

在线下,携程、同城艺龙早早向线下发展,通过“加盟店+直营店”模式推广,很快将线下店开遍全国,而途牛的直营门店姗姗来迟,在规模上已落后不少。

网络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途牛拥有超过530家直营门店、31家自营地接社。而早在2018年末,携程旗下的携程、旅游百事通和去哪儿的门店数量合计已超过7000家,其中携程的自营门店超过1000家。

途牛业务模式单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显得势单力薄,而这一缺点在疫情中展现得淋漓尽致。从财报数据来看,突发的新冠疫情给途牛正常业务运营、流动资金带来的负面影响是致命的。

财报数据显示,途牛2020年第二季度收入成本是2630万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90.8%;营业费用是15810万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63.4%。其中,研究和产品开发费用是2060万元,同比下降74.3%;销售和营销费用是8430万元,同比下降62.5%;一般管理费用是6100万元,下降54%。

在其他在线旅游平台斥巨资,加持疫后市场之时,途牛已无力挣扎只能降本求生。而研发、销售、一般和行政等各项费用的减少,会导致途牛发展变缓甚至退步,这也反映出途牛应对突发事件的抵抗力和恢复力十分弱,综合竞争力不足。

况且,途牛的产品和服务本身就存在不完善的地方。北京消协发布《互联网消费捆绑搭售问题调查》显示,在线旅游(OTA)成为投诉的重灾区,黑榜单里面就有途牛,而被迫“缩衣减食”减少支出,必然会影响产品推广和服务质量保障。

当然,面对不乐观的市场大环境,以及与同行越拉越远的差距,途牛也自知要做出改变。

兵败如山倒,自救力微

途牛不是没有斗志的“阿斗”,只不过前行道路过于坎坷。

财报数据显示,途牛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4.48亿元、14.59亿元、24.27亿元、7.7亿元、1.86亿元、6.95亿元。六年挣扎,有亏损缩窄的喜悦,也有亏损翻倍的心酸,而亏损数额累计60余亿元,也让途牛盈利变得渺茫。

从今年上半年营收来看,途牛2020年想要扭亏为盈几乎不可能,但途牛没有轻易言败。

途牛旅游网财务副总裁陈安强先生表示:“在保障对客疫情订单退款的情况下,截至二季度末公司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定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合计为16亿元人民币,这为业务持续恢复提供了有力保障。进入三季度以来,我们已经看到了业务的快速恢复趋势,预计Q3净营收环比增加151-401%。”

随着国内疫情进入可控状态,国内旅游市场开始复苏,同城艺龙第二季度已显示出向好发展的趋势,而途牛也调整产品策略,围绕客户小众、精品、定制需求,快速推出众多特色产品。其中,途牛“99元自驾”产品一经推出就被疯狂抢购。

求生的过程中,途牛还特意避开了大众化的旅游产品玩法,从“大众产品”升级为更高端的“大众精品”,也就是说专注产品创新和用户服务的优化,更好的满足新生代用户个性化需求。只是,相比携程、飞猪、同城艺龙等同行,途牛缺乏核心业务增长点的“小打小闹”终显得力微。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投融季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urongji.com/151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感谢您的关注和分享,热烈欢迎朋友们为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