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理想、小鹏终有一战

蔚来、理想、小鹏终有一战​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作为一个被外界一致认定是未来趋势的行业,新能源汽车前几年在市场中丝毫没有一点“明日之子”的样子,反倒是众望所归的眼神中坐上了过山车,尝尽了起起落落。

而今年以来,在疫情寒冬影响逐渐消退之后,新能源汽车领域又迎来了一次热潮。热潮之中同样也有众多企业涌现出来,而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则是国内新能源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了。

走出ICU的新势力们

几个月前,这三家造车新势力几乎都不被外界所看好。举例来说,作为当时唯一的上市公司,蔚来的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李斌也被外界称为“最惨的人”,同样,理想和小鹏也在苦熬着寒冬。

但是没有一个寒冬不会过去,几个月后,理想和小鹏也相继登陆美股市场,蔚来的股价也节节攀升。近日,在陆续交出三份不错成绩单之后,新势力们也终于相继走出了ICU。

先来看看对于新势力而言最重要的交付量方面。借助ES8和ES6两款热销车型,三季度蔚来的交付量为1.22万辆,连续两个季度交付破万;只有一款车型的理想,三季度理想ONE的交付量为8660辆;而小鹏依靠交付量增长了19倍的P7,实现8578辆的交付量紧随其后。

交付量的上涨自然会带动整体营收的上涨。根据财报数据,蔚来在三季度实现营收45.26亿元,同比增长146.1%;理想在三季度实现总营收25.1亿元,同比增长28.9%;而小鹏的营收为19.9亿元,略逊色于其他两家,但是同比增速高达342.52%,远超过蔚来理想。

而蔚来能够在交付量和营收方面取得这样的优势,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其先发优势。

再来看看被三家新势力大肆宣扬的毛利率方面。对于三家造车新势力而言,毛利率能否为正决定着自己是不是要继续赔钱卖车。而从财报公布以来,三家新势力对于自身毛利率的宣传,就差拉着横幅向市场展示了。

根据财报数据,理想依旧是毛利率方面的优等生。自从交付理想ONE开始,理想的毛利率就一直为正,并且保持了三个季度的连续增长,三季度毛利更是达到了19.8%;小鹏在第三季度毛利率为4.6%,首次实现转正;而蔚来的毛利率也得到了大幅提升,三季度汽车销售毛利率达到14.5%,综合毛利率有12.9%。

毛利率的好转,意味着三家造车新势力终于从卖一辆亏一辆的窘迫中出逃,实现了卖一辆微盈利的现状,同样也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终于逐渐走出了ICU。

但是难以逃脱的亏损旋涡,依旧是走出ICU的新势力们心头的一座大山。虽然蔚来有着先发优势,营收规模也相对较大,却依旧深陷亏损旋涡,三季度共计亏损10.47亿元;亏损同样巨大的小鹏,在三季度净亏损为11.49亿元;理想的情况相对较好,三季度只有1.07亿元的净亏损。

从财报数据来看,三家新势力虽然都难逃亏损,但是整体的业绩依旧向好,未来的发展也不像之前那样充满未知。而也正是在明朗的发展前景下,三家新势力之间的角斗也逐渐明显。

殊途同归,难逃狭路相逢

去年还在一起“忆苦思变”的李斌、李想、何小鹏,可能没想到如今各自会有这般成就,可能也没有想到将成为彼此的竞争对手。

对于大多数消费者而言,车子虽然没有房子那么贵,但同样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且购买汽车的过程中,交易环节的繁琐程度并不比房产交易小多少,众多因素都需要被考虑到位。再加上新能源汽车的特殊性,消费者的顾虑只会更多。

这就需要品牌打出自己的拳法,通过差异化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进入自身体系之中。但最终促使消费者做出决定的,依旧是最为本质的性价比,也就是产品和价格两个方面。这也让现阶段兄弟情谊正浓的三势力,未来不得不面临兄弟阋墙的局面。

首先是价格层面的竞争。通过对比不难发现,根据官网最低报价,蔚来的几款车型价格都在三四十万,高配版车型价格可以达到五十万;而小鹏几款车型的价格都在15万上下游走,最高也不过二十万出头;只有一款车型的理想,32万的价格处于中间。

而除了小鹏的P7之外,新势力的其他车型都以SUV为主,这就让三势力在SUV市场构成了一定的竞争关系。举例来说,理想ONE的价格和蔚来EC6、ES6的运动版价格相差不大,在中高端领域形成竞争,而小鹏低价的G3则抢走了SUV市场中消费能力较低的群体。

其次是产品方面的竞争。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续航、电池、智能化等核心技术是消费者关心的重点,尤其是车子作为代步工具,最主要的续航能力更是消费者必须要考虑的重点。

在这一方面,理想比较有优势。借助其可油可电的增程模式,理想ONE的综合续航能力可以达到800公里;同为主打SUV车型的蔚来,三款车型的续航能力与理想有明显差距,EC6为615公里,ES6为610公里,ES8为580公里;而小鹏的SUV车型G3续航只有520公里,较为轻便的轿车P7也只有706公里的续航能力。

但理想却并不能在续航上高枕无忧,因为蔚来和小鹏也在从不同的方面去弥纯电动的续航缺陷。蔚来选择的是通过提供给车主更加全面的电池服务,从侧面来进行续航能力的补充,而小鹏则继续发挥其科技优势,通过科技进一步优化整体能耗,续航能力有望得到提升。

而这两方面的动作,体现了蔚来和小鹏不同的侧重点,同时也通过不同侧重点能力的加持,帮助自身产品提高竞争力。

这就让本来借助差异化面向不同层级消费者的三势力,重新回到了最本质的产品性价比竞争上,同时这也意味着三家新势力的竞争关系已经愈发明显。但对于新势力们而言,除了要应对即将到来的兄弟之争,还有更多方面的挑战也需要面对。

内忧外患之下何以突破

除了“兄弟阋墙”之后的竞争,还有内忧外患等着新势力们去面对。

内忧主要是因为整个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模式问题。对于传统燃油车企,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和演变,不但市场已经积累起来,最主要的是技术也已经十分成熟。而新能源汽车领域则不同,在积累市场的同时,技术的积累更是重中之重。

这就让造车新势力的定位更偏向科技公司,但是支撑巨大科研支出的却依旧是传统车企的盈利模式,也就是卖车。这种支出和收入严重的不对等,是造车新势力们深陷亏损的最根本原因,也是造车新势力们需要重点考虑的自身问题。

外患的主要原因当然是外部日渐激烈的竞争了,国内外新能源车企的前后堵截,也让造车新势力们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最大的压力自然来自于特斯拉。Model 3的降价已经释放了危险信号,等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二期项目投入生产,SUV车型的Model Y也将实现国产化,自然也会重现如今的降价刀法,到那时新势力们的压力将会更大,而这也是香橼最近做空蔚来的主要原因。

而传统车企开展的新能源业务,同样也是新势力们强大的竞争对手。比如比亚迪、北汽、长城等车企,他们在造车方面的技术更加全面,省去了一部分科研投入,传统车企的业务也能支撑一部分新能源业务的研发投入。

新能源汽车自然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自然有众多的玩家入局其中,而诸如蔚来、理想、小鹏这样的造车新势力们也将给市场带去新的活力的玩法。但是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兄弟之间的惺惺相惜固然可贵,但是巩固自身实力才是更加重要的。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投融季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urongji.com/16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