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管理算盘行不通 上市公司与P2P磨合成挑战

 尽管P2P机构跑路事件此起彼伏,但上市公司涉足互联网金融的热情依然难改。市值管理算盘行不通 上市公司与P2P磨合成挑战

  近期,西藏珠峰公告称,将向上海捷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今日捷财”)增资人民币3000万元,持有后者25%股权;由东吴证券旗下东吴创新资本、赢时胜、奥飞动漫三家上市公司共同发起的东吴在线近期也进入运作阶段。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上市公司涉足互联网金融的初衷,较半年前已经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半年前多数上市公司趁着牛市行情,想通过涉足互联网金融做纯粹的市值管理;如今多数上市公司正尝试借助互联网金融弥补业务短板。”这位业内人士直言。

  今日捷财总经理张坚卿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西藏珠峰之所以斥资收购今日捷财25%股权,主要目的就是随着西藏珠峰转型为有色金属资源类企业后,打算借助互联网金融,推动开采设备租赁资产的证券化,盘活上游开采商的现金流。以往,开采商只能通过上市公司担保,寻求银行等贷款资金收购开采设备,给上市公司与自身都构成不小的经营现金流挑战。

  东吴在线总经理李健则表示,东吴证券之所以涉足互联网金融,主要目的是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与传统线下证券业务形成互补。

  但是,尽管近期上市公司涉足互联网金融颇有战略投资的意味,但这并未让上市公司对互联网金融机构业绩要求“网开一面”。

  记者发现,西藏珠峰与今日捷财约定,截至2017年12月31日,今日捷财应达成注册用户数量累计达到50万户、交易金额数量累计达到30亿元人民币,或者2017年当年利润达到2000万元。否则今日捷财原有股东将回购股权。

  资料显示,2015年1月至9月,今日捷财交易金额为5.12亿元,用户数量累计达到12.2万人,营业收入为527万元,利润总额为-861万元,似乎离2017年业绩指标还有不小的差距。

  张坚卿则表示,这份业绩对赌协议,是经过双方根据今日捷财业务增长状况全面测算出来的,其实今日捷财之所以选择西藏珠峰作为投资方,也是看中他能带来大量有色金属开采设备租赁物的资产证券化业务。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企业选择的租赁物融资标的较好,其资产证券化业务能带来2%-4%的毛利,对应2017年的30亿交易额,就是至少6000万元利润,即便扣除4000万元经营成本,净利润也能完成2000万元利润指标。

  也有业内人士强调说,业绩对赌协议终究仅仅是上市公司的一道投资防火墙,上市公司涉足互联网金融能否实现双赢,关键是彼此的业务整合能否擦出火花。

  纯粹市值管理诉求“行不通”

  张坚卿回忆说,在与西藏珠峰敲定入股协议前,还有4-5家上市公司曾与自己洽谈投资入股协议,其中不乏希望引入互联网金融业务进行市值管理的上市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比较热衷引入互联网金融进行市值管理的,主要是处于产能过剩或行业不景气阶段的传统制造业上市公司。不过,他们一面迫切希望引入互联网金融业务提升估值,一面又不愿看到互联网金融机构在收购后出现业绩变脸,拖累整体市值表现。

  为此,他们往往会提出较高的业绩对赌协议。比如上市公司会与P2P等互联网金融机构签订一个相对苛刻的业绩对赌协议,若这些机构无法在约定时间内满足业务指标,就必须回购股份。

  “当然上市公司也有要求互联网金融机构业绩达标的诀窍。”他说,首先他们会要求互联网金融机构大幅减少每月数百万元的营销费用投入,提高估值,其次,他们也会通过现有零售业务向互联网金融机构导入客户资源,弥补后者因营销费用降低所造成的获客能力削弱。

  只是,这种整合效果如何,目前仍是未知数。多数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获客成本都基本在每人百元以上,通过上市公司业务整合的导流,未必能大幅降低获客成本。

  “这也是导致上市公司基于市值管理目的投资入股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提案,往往在股东大会层面就难以通过的原因之一。”他说。

  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其实某些上市公司积极涉足互联网金融业务进行市值管理,还有另一个算盘,就是避免自己因股价持续下跌而不得不自掏腰包回购股票——此前,这些上市公司通过信托等渠道进行股权质押融资,一旦股价低于某个警戒线区间,信托公司就会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必须回购股权,或者提供更多股票进行质押,这是上市公司不愿看到的局面。

  “目前而言,这个算盘基本很难行得通了,很多股东并不喜欢上市公司涉足互联网金融,纯粹是为了市值管理的需要。”他表示。

  业务整合的新挑战

  随着越来越多上市公司将涉足互联网金融定位于业务互补与产业链整合,但这不意味着他们的新征途就会一帆风顺。

  张坚卿直言,业务整合的一大挑战,就是上市公司能否提供大量优质的租赁物或应收账款融资标的,而不是将互联网金融平台仅仅看成租赁资产变现的一种新操作方式。

  比如上市公司将大型冶炼机械设备租赁物进行资产证券化,今日捷财会全面考察其是否操作合规,比如在租赁合同签订首月汇入15%保证金进入专用账户,是否在租赁物物权归属方面采取全面风控措施,对租赁物租金收入是否建立共管账户、是否对募资用途进行全程监管等。

  “其中,很多业务合作需要磨合沟通。”他表示。

  在东吴在线总经理李健看来,东吴证券等三家上市公司联合发起东吴在线的最大目的,一是与传统券商业务形成互补;二是跨界整合金融+科技+文化“三驾马车”推进新业务。

  目前,东吴在线试运营约4个多月,发现互联网金融产品透明度相对较高,导致引流客户数量远远高于线下渠道,变相降低了券商开设经营网点的刚性成本。

  “但这仅仅是券商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的第一步,因为通过互联网导流给券商带来的利润未必很高,关键还必须挖掘互联网用户的附加值。”他认为,目前东吴在线正尝试创设与传统券商理财业务完全不同的资管产品,比如将产品期限大幅缩短至40天,扭转券商理财产品至少一年期限的特点,满足互联网用户偏爱短期理财的诉求;其次是将活期产品、信托、集合计划收益权转让,基金、股票、债券等理财产品投资门槛以合规形式大幅降低,改变以往券商理财产品相对较高的投资门槛;更重要的是,联合券商系优质资产,创设研发相对高收益、低风险的互联网理财产品,改变传统券商理财产品高收益高风险的特征,比如东吴在线首期产品收益率达到8%,但违约风险极低。

  不过他坦言,在业务整合过程,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毕竟,目前拥有互联网证券业务试点牌照的券商也通过设立“网络金融部”,对接券商内部各个业务条线开展业务创新,无形间构成不小的资源竞争压力。

  业内人士直言,国内大部分券商等金融机构都是从去年起纷纷涉足互联网金融,但从各家机构发展状况而言,似乎仍未对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趋势形成共识,事实上,就美国经验而言,券商涉足互联网金融业务主要有三种模式,一是纯粹网络证券经纪公司,即E-Trade模式;二是以嘉信理财为代表的综合型证券经纪公司,即嘉信模式;三是以美林证券为代表的,延续传统证券经纪为主,互联网业务为辅的业务架构。

  不过,国内券商要寻找到合适的互联网金融发展路径,依然任重而道远。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同质化竞争激烈,目前券商涉足互联网金融的方式看似多元化,包括设立网络金融部、参股P2P、自建子公司独立运营等,但从业务模式而言,不外乎两种,一是将私募、股权质押类固定收益产品进行份额拆分销售,从而实现引流与流量变现,二是借助P2P业务变相推进吸储与放贷业务。

  李健表示,东吴证券提出的战略目标,是创建一个以互联网财富管理为核心的现代证券控股集团。从业务布局而言,目前东吴在线结合券商传统业务和风控优势,打算形成提供普惠金融、金融市场、资产管理等业务的网络综合金融服务商。

  “初期,我们主要是以短期固收类产品切入互联网理财市场,先解决获客导流的问题,再慢慢实现更多的业务创新。”他强调说。
原作者: 陈植 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您可以选择微信扫一扫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