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违法五大案例,警惕!小心你的钱被私募私吞了

案例一:私募基金违法公开宣传被查案例:

2015年6月,互联网出现一篇《上海宝银创赢投资公司致新华百货全体股东的一封公开信》,主要内容即为举牌资本——上海宝银创赢投资公司与上市公司新华百货争夺董事席位。

该公开信发出后不久,中基协表示已关注到这封公开信。根据中国证监会的部署和私募基金监管协作机制,上交所和中基协已经与上海宝银创赢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宝银)进行了联系并初步核实了有关情况。上海宝银承认公开信由其发布,并陈述了以公开信方式提出股东大会议案的理由。

中基协表示,该协会已注意到,公开信的有关内容构成对上海宝银及其管理的私募基金的宣传推介,违反了《基金法》第九十二条和《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同时,公开信提到的“每年给予该部分优先资金10%固定利息”、“从发行的公募基金的获利中我们提取20%的获利提成”、“通过上市公司的平台宣传”、“通过资本运作收购一家小型保险公司,这样未来可为我们私募基金提供更多的没有成本的资金”等议案内容也为基金监管法规所禁止,为行业自律规则所不容。此外,公开信还涉嫌其他违法违规问题。

中基协称,该协会决定对上海宝银及其关联方开展自律调查,并提请中国证监会对其依法查处。

案例二:挪用基金财产

2015年3月,G证券公司作为托管公司(以下简称“G公司”)与Y投资公司签署“XX对冲基金”托管协议,并向其提供多份盖有公章的空白基金合同文本,以便在募集资金过程中使用。该“对冲基金”的投资者多为Y公司高管及员工的亲友或熟人。同年6月,2名投资者前往G公司查询基金净值,却被公司负责人告知,合同中约定的托管账户未收到客户认购款。

双方公司经交涉后发现,原来Y公司采用偷梁换柱的手法,将基金合同文本中原募资托管账户页替换为Y公司自有银行账户页。显然,投资者在签署合同过程中,未发现异常,并向被篡改后的募资账户打款。

G公司随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当地证券监管部门反映该情况。四川证监局在接到线索后迅速派人前往G公司核查,通过调取协议合同、账户资金流水等资料,同时对照合同、逐层追踪资金流向,证实 Y公司确将合同托管账户篡改为自由银行账户,并违规将客户投资款580万元划转至公司高管及关联自然人银行账户挪作他用。据总经理配偶D某(负责管理公司银行账户和公章)交代,被挪用的资金用于民间借贷。在持续的监管高压下,Y公司最终将580万元的投资款全部退还给投资者,并向G公司归还全部基金合同文本,该事件潜在的风险隐患被消除。

《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私募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托管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及其他私募服务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从事私募基金业务,不得侵占、挪用基金财产。据此,四川证监局对Y公司篡改募资托管账户、挪用客户投资款的行为进行了处理。

案例三:某股权投资基金非法集资

北方某股权投资基金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之后,该公司在互联网上散布“公司有某县政府特批免5年的税;享有政府推荐项目的优先选择权;享有托管银行10倍的支持,正常情况下银行对被托管企业的支持是3-5倍,国外是10倍;县政府将拥有的一块5800亩的土地全权交给该公司清理、包装、挂牌上市、出售”等虚假信息,以投资理财为名,以高息为诱饵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截至案发,涉案金额高达12.78亿元,涉及全国30个省市的8964名投资者。

经当地公安机关调查,该公司串通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验资报告,进行工商注册;违反股权投资基金不能面向公众招募的有关规定,在互联网上向公众散布信息;采用虚假宣传的方式,捏造事实,欺骗社会公众;承诺高额固定回报,月息6%至10%不等;且尚未形成投资收益,提前向涉案群众返款。

目前,该案已处置完毕。主犯韩某某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0万元;其他犯罪嫌疑人分别判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共处罚金324万元。所有涉案人员均已开始服刑。

案例四:广东某基金公司虚假宣传业绩

广州某私募机构(以下简称Y公司)成立于2011年,2014年4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Y公司通过国内期货市场的投资操作管理基金产品。期货市场的杠杆率较高,波动性较大,2014年10月,该公司管理的4只基金产品,全部因净值跌破基金合同约定的清盘条件而被产品发行方清盘处理。

2015年3月,Y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实际控制人、高级管理人员等均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在上述重大事项发生后,Y公司一直未按照规定向协会报告并更新登记备案信息。适逢证监会部署对私募基金行业的专项检查。检查过程中,检查组通过Y公司在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系统预留的电话、电子邮件及短信等方式,均无法与公司取得联系。通过与公司有合作关系的其他机构查询,检查组最终联系到Y公司两位原高管刘XX、冯XX。但是,两人以公司股权转让、业务停滞为由拒绝接受现场检查。虽然检查组对Y 公司相关高管和股东进行了调查谈话,但Y公司除提供《公司章程》外,未向检查组提供任何业务资料,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除此之外,Y公司还在公司网站首页处宣传“年化收益30%-50%不再是梦想”,选择性披露其管理基金中盈利的产品收益率,对于上述被清盘处理的4只亏损产品则只字不提。

《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私募办法》)第十四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合格投资者以外的单位和个人募集资金,不得通过报刊、电台、电视、互联网等公众传播媒体或者讲座、报告会、分析会和布告、传单、手机短信、微信、博客和电子邮件等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私募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当根据协会的规定,及时填报并定期更新管理人及其从业人员的有关信息、所管理私募基金的投资运作情况和杠杆运用情况,保证所填报内容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发生重大事项的,应当在10个工作日内向协会报告。据此,广东证监局对Y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将其违法违规行为通报证监会私募部,录入证监会诚信档案系统。

案例五:通过微信虚假宣传

2015年6月9日,义乌市市场监管局查处了首例利用微信虚假宣传私募基金的案件,当事人义乌市某投资管理公司被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罚款2万元。

案件介绍:

义乌市市场监管局接群众举报,义乌市某投资管理公司通过微信大力宣传推介某私募基金。微信中宣称该私募基金为 “最具巴菲特潜力基金”、“预期年收益率60%—300%”,“未来2年预计净值将再涨500%到1000%”、“私募大佬全国项目路演,即将满额。网上报名200元/位,不接受现场空降”。执法人员经过调查,发现该私募基金起投金额是100万人民币,基金由第三方托管,基金管理公司发出指令将基金在证券市场中操作。

在问及该基金能确保实现微信上宣传的收益时,该公司负责人楼女士坦诚“不能确保,因为基金是投入股市的,有风险,也有可能亏损。如果亏损,管理公司不收取操作费,但对亏损的钱不负任何责任,由投资者自行承担。”执法人员还了解到,除了操作费,投资者还需缴纳1%认购费,1.8%管理费和0.2%托管费,无论基金盈利与否都要支付。因此,只要该公司找来投资者购买就会有收益,而不需承担任何投资风险。

微信通篇未提及任何投资风险,足以引起投资者误认为该基金有极高的投资回报且销路紧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的规定,该公司涉嫌虚假宣传,义乌市市场监管局立即对其进行立案处理。

您可以选择微信扫一扫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