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财务报表分析框架

对于外部投资者,唯一能够得到的公司财务信息是公开披露的财务报表。但是他们分析报表的目的是为了分析企业,预测企业未来的长期盈利能力,在此基础上进行股票估值做出投资决策。因此投资者的财务报表分析必须和公司业务分析充分结合。
学术界提出的财务分析框架过于注重适用于所有企业,并不特别适用于少数具有强大竞争优势几乎垄断行业的超级明星企业。而巴菲特进行财务报表分析的目的不是分析所有公司,而是寻找极少数超级明星:“我们始终在寻找那些业务清晰易懂、业绩持续优异、由能力非凡并且为股东着想的管理层来经营的大公司。这种目标公司并不能充分保证我们投资盈利:我们不仅要在合理的价格上买入,而且我们买入的公司的未来业绩还要与我们的预测相符。但是这种投资方法——寻找超级明星——给我们提供了走向真正成功的唯一机会。”请注意“我们买入的公司的未来业绩还要与我们的预测相符”,对企业未来长期盈利能力的正确预测是财务报表分析的核心。
结合巴菲特过去40多年致股东的信中进行的财务报表分析,我总结出巴菲特寻找超级明星公司的财务分析框架是:第一步进行业务分析,确定企业具有持续竞争优势的护城河;第二步再分析企业财务数据的真实合理性,把财务报表数据还原成真实的业务数据;第三步对报表进行财务比率分析,确定企业过去长期的盈利能力、偿债能力、营运能力;第四步结合业务分析和财务分析确定企业是不是一个未来长期盈利能力超高的超级明星企业。如果是,就可以基于长期盈利能力预测进行保守的估值,对比市场价格确定企业是否值得投资。
第一步,持续竞争优势分析。
巴菲特进行业务分析时,首先关注的是:“业务简单易懂(如果涉及太多技术,我们将无法理解)。”如果你连公司的业务也搞不懂,就不要看报表了。
巴菲特对于自己认为业务简单易懂的企业进行分析时,最关注的是持续竞争优势:“对于投资来说,关键不是确定某个产业对社会的影响力有多大,或者这个产业将会增长多少,而是要确定任何所选择的一家企业的竞争优势,而且更重要的是确定这种优势的持续性。那些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具有很强竞争优势的企业能为投资者带来满意的回报。”
第二步,财务报表数据质量分析。
巴菲特(1990)指出会计数据看似精确其实经常被企业管理层歪曲和操纵:“‘利润’这个名词总是会有一个精确的数值。当利润数据伴随着一个不合格会计师的无保留审计意见时,那些天真的投资人可能就会以为利润数据像圆周率一样是精确无误的,可以精确计算到小数点后好几十位。可是,事实上,如果是一个骗子领导一家公司出具财务报告时,利润就像油灰一样,想要什么样子,就可以操纵成什么样子。尽管最后真相一定会大白,但在这个过程中一大笔财富已经转手。事实上,一些美国大富豪通过会计造假编造出来如同海市蜃楼的发展前景来推高公司股价为自己创造了巨额财富……这些会计操纵方法在美国大型公司财务报表中屡见不鲜,而且全部都由那些大名鼎鼎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保留意见。非常明显,投资人必须时时提高警惕,在试图计算出一家公司的真正的‘经济利润’(economic earnings)时,要把会计数据作为一个起点,而不是一个终点。”
巴菲特告诉我们要看透企业管理层操纵财务报表数据就必须精通财务会计:“当企业管理者想解释清企业经营的实际情况时,可以在财务会计规则的规范下做到合规地实话实说。但不幸的是,当他们想要弄虚作假时,起码在一部分行业,同样也可以在财务会计规则的规范下做到合规地谎话连篇。如果你不能看明白同样合规的报表究竟说的是真是假,你就不必在投资选股这个行业做下去了。”
如果你发现企业财务报表中多处操纵歪曲甚至弄虚造假,这种公司离得越远越好。
第三,财务比率分析。
如果前两步确定公司持续竞争优势非常强大,企业财务报表数据真实可靠,那么下一步就是用财务比率来分析企业的报表。巴菲特收购企业的标准其中两条是:“公司少量举债或不举债情况下良好的股东权益收益率水平”和“良好的管理”。可见巴菲特最关注的是企业的盈利能力、偿债能力和营运能力。
巴菲特衡量盈利能力的主要财务指标是股东权益收益率,还包括销售净利率、销售毛利率、股东权益营业利润率等辅助指标。
巴菲特衡量偿债能力的主要指标是资产负债率,还包括流动比率、营业资本、利息保障系数等辅助指标。
巴菲特衡量营运能力的主要指标是资产周转率,包括应收账款周转率、固定资产周转率等辅助指标。
第四,盈利稳不稳:未来长期盈利能力稳定性分析。
巴菲特财务报表分析只有一个目的,预测企业未来长期盈利能力,巴菲特选择企业的标准是:“显示出持续稳定的盈利能力(我们对未来盈利预测不感兴趣,我们对由亏转盈的‘反转’公司也不感兴趣)。”“我们的重点在于试图寻找到那些在通常情况下未来10年或者15年或者20年后的企业经营情况是可以预测的企业。”
巴菲特(1996)说他寻找的是“注定必然如此”非常容易预测的优秀公司:“在可流通的证券中,我们寻找相似的可预测性……像可口可乐和吉列这样的公司很可能会被贴上‘注定必然如此’的标签。”
巴菲特(2007)说:“一家真正伟大的企业必须拥有一个具有可持续性的‘护城河’,从而能够保护企业获得非常高的投资回报。”

您可以选择微信扫一扫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