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灯火上矾楼”?

何时“灯火上矾楼”?

一个冬日的下午,我来到位于宋都御街北首西侧的矾楼。只见东、西、南、北、中五座楼宇雄伟森阔、镂金错彩、雕梁画栋、气势恢宏。而当我进入大院内,只感一片寂静、空旷。我心中惆怅无比:当年的灯烛齐明、光华灿烂哪儿去了?当年的朝歌夜弦、凤味肥鲜哪儿去了?当年的富丽堂皇、繁花似锦哪儿去了?如今,只剩下满地的黄叶,诉说着曾经的红花绿树、乐声悠扬。

矾楼又名樊楼。宋真宗祥符年间,它已经是一处很大的造酒作坊和大酒楼。宋徽宗宣和年间,对矾楼进行了大修。《东京梦华录》描写大修后的矾楼,“三层相高,五楼相向,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当时的“矾楼灯火”是东京一大盛景。矾楼同时可供千余人宴饮歌舞,每天上桌用的金银酒器餐具重达6万两。

在我国历史上,矾楼是北宋都城东京72家酒楼之首。当时有一首《鹧鸪天》词云:“城中酒楼高入天,烹龙煮凤味肥鲜。公孙下马闻香醉,一饮不惜费万钱。招贵客,引高贤,楼上弦歌列管弦。百般美物珍馐味,四面栏杆彩画檐。”这首词说的便是矾楼。

矾楼每天吸引着无数富商豪门、王孙公子、文人骚客来此游玩欢宴,然而,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宋徽宗与东京名伎李师师在矾楼饮酒作乐的风流韵事。

宋徽宗多才多艺,能诗擅画,精通音律,还独创了玲珑俊秀的“瘦金体”。李师师天生丽质,聪颖过人,琴棋书画,色艺俱佳,是矾楼上的一面香艳旗帜。李师师让风流不羁、追求新奇的宋徽宗,抛开粉黛如云的后宫佳丽三千,走进烟花柳巷,在矾楼内流连忘返。

靖康二年,金军攻陷汴京,美轮美奂的矾楼在金人的大火中化为灰烬。之后几次复建,但距人心目中的矾楼形象依然太远。竣工于1989年4月30日的新矾楼,显示出原有矾楼的风采和灵魂。

夜幕降临,矾楼上唯一闪光的就是那一盏盏悬挂的红灯笼。我久久徘徊在空落落的庭院内,对矾楼文化的挖掘和发展充满期待。期待着早一天能在我们大美开封重现宋代词人刘子晖笔下的“梁苑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矾楼”的繁华盛景!

您可以选择微信扫一扫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