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觉矾楼梦 

千年一觉矾楼梦 

“幽姿逸韵”的汴京名妓李师师在被誉为东京七十二正店(大型酒楼)之首的矾楼上高悬艳帜———她的周围集结过歌唱“看遍颍川花,不及师师好”的有宋一代著名词人秦少游、晏几道、周邦彦;她的石榴裙下匍匐过酷爱琴棋书画、权比天高的风流皇帝宋徽宗;她的影响震慑过“替天行道”的梁山英雄宋江、李逵、燕青……美女、才子、皇帝、英雄,这些如我这般的俗人穷其一生都只能仰视的风流人物,在矾楼“各取所需”,他们留下的,是一幕幕精彩绝伦的人间活剧。
2004年1月14日记者走进矾楼时,满脑子都是这千古风流,不料想,这儿却造了宋徽宗李师师们的反,成了《七侠五义》的天下———包龙图打坐在矾楼。难道包老爷在开封府坐腻歪后非要“下岗”,来矾楼潇洒不成?

矾楼的传奇
大宋矾楼(又名白矾楼,曾名丰乐楼,《水浒传》上称其为樊楼)在开封的地下沉睡着,就是重见天日,恐怕也只是个考古意义上的“遗址”。

有清一朝,在今日开封北书店街路西与徐府坑街东口北面曾重建矾楼茶园一座,上悬“矾楼古迹”匾额一方;1935年,著名学者关百益先生曾彩绘《矾楼灯火图》并于1936年冬悬挂于书店街“味纯楼”饭庄;1983年9月,在原中山路北段的蔡胡同东口路北转弯处建起了一座两层的仿古楼,二楼中厅高悬“丰乐楼”匾额。这几处建筑虽然不大,也全然没有大宋矾楼的气魄,但它们的出现说明,“矾楼”作为一个商业品牌,开封人从古至今对它从来不曾相忘过———一个商业品牌在人民的心中千年不死,这本身恐怕也是商界的奇迹———1989年,完全按照《东京梦华录》记载重建的矾楼又一次回到了饱经沧桑的开封。

矾楼的“幸”与“不幸”一如古都开封那既“开”又“封”的名讳,一如古都开封与黄河水沙的一次次抗争。幸运的是,《清明上河图》为开封留下了永远年轻而壮阔的身影,《东京梦华录》为我们记下了当年开封的市井万象。有了这聚焦市井生活的“左图右书”,再加上“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感慨,我们就不难发现北宋时期的开封,市井文化与乡村文化已彻底分化,“中国仿佛进入现代……”(黄仁宇语)

城里不稼不穑者“遍身罗绮”,农民是无法理解的,但这是城市与乡村的区别,是新的力量的勃兴。那时的开封住着100多万人口,这么多人,不都是官员,更不全是词人,他们大都是“三百六十行”的从业者,是装点东京梦华的市民。“山民朴,市民玩”,工作节奏缓慢却以商品交换为生计的市民,成就了开封繁华的娱乐业,遍布城中的“瓦舍(又称瓦子、瓦市)”和“勾栏”,就是那时的大众娱乐场所,想来它们的热闹比咱现在的桑拿浴室、KTV超市也逊色不到哪儿。

据《东京梦华录》载:“主张小唱:李师师、徐婆惜、封宜奴、孙三四等,诚其角者。”誉冠京华的一代名妓李师师,就是在“瓦舍”、“勾栏”这些大众娱乐场所起家的———先做“市民的歌手”,后来才成为皇帝的美人。这“瓦舍”、“勾栏”类似于今天的歌舞表演场所夜总会,登台子演唱的,则很像现在的通俗歌手。他们所唱的“宋词”,自然要符合大众的口味,而“瓦舍”、“勾栏”的舞台上,每有师师歌唱,都会观者如潮,那场景和当下我们熟悉的流行歌星开演唱会的火爆场面也该在伯仲之间吧。

群众欢迎的,文人、领导等自然也会慢慢接受,这很像流行歌曲,初时被称为靡靡之音而今天男女老幼都喜欢。名噪京师成了“角”的李师师,唱到了东京七十二正店之首的矾楼,唱到了秦少游、晏几道、周邦彦、宋徽宗、宋江这些风流人物那里,是很自然的。《东京梦华录》中还说:“李师师,汴京角妓,有侠气,号飞将军。”由此,我们不难想见,李师师不但唱得好,长得漂亮,还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主儿。有这样秉性再加上女儿的媚态,李师师与英雄、才子、皇帝这帮爷们儿“混”起来,那可真会让这些汉子们高喊“相见恨晚”的。

您可以选择微信扫一扫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