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资本回归理性 互联网金融创业者如何挨过寒冬?

风起于青萍之末。

  从起初各路资金“撒网式”抢项目,到后来“讨价还价”地挑项目,再到眼下喊出“保留足够子弹”……过去几个月,曾经视互联网金融如瑰宝,并一掷千金豪赌的资本方正变得日趋谨慎,融资环境的剧变也让创业者感到了丝丝寒意。

  “如果六个月内无法找到投资方,我们可能就会破产!”一家仍处于孵化期的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负责人私下对记者表示,高昂的办公成本、人力成本,以及尚未全面铺开的运营成本,成为这类公司攸关生死的不可承受之重。

  相比种子孵化期、天使阶段的创业公司,那些已融过一轮资金、正处于“烧钱”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他们对B轮、C轮的融资进度与规模的渴求更为急迫。如果不能持续“输血”,这些公司可能会倒在黎明到来的前夜。

  此时,尽管断言“互联网的冬天”还为时尚早,但不少投资人和创业公司已经做好“过冬准备”。资本方开始留足粮草,收缩战线,精挑更优质的项目;创业者则计划多储弹药,控制成本,以期在或将到来的冬天走得更远。

  “8月份这轮股市大跌,一级市场也跟着调整,风投或放慢投资节奏,或重新估值,所以创业的兄弟们也要在春秋时节给自己卖个好价钱,储备能量准备过冬!”一位创业元老如是提醒后来的创业者,因为在资本冷却阶段,那些融资和估值虚高的创业公司,很可能成为首先被挤出的泡沫。

  ⊙记者 陈俊岭 ○编辑 长弓

  寒意袭人

  创业板和美国纳斯达克中概股股价的高台跳水,让一级市场的VC/PE们开始为此前的一掷千金豪赌担忧,在挑选项目上日趋谨慎,即便十分看好的项目,也会在融资额上一压再压

  由北京地铁14号线阜通站C口走出,沿阜安西路朝西北向行约1000米,三栋银白色的椭圆形建筑物即映入眼帘——望京SOHO,“85后”创业者陈伟的“蛋糕理财”正位于其中一栋楼的16层。

  与豪华气派的办公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陈伟公司的办公区不足十平米,没有窗户,一张能放四台笔记本的桌子横卧其中,将有限的空间填得略显局促,但这些却挡不住这个年轻团队的创业激情。

  去年8月,陈伟正式告别了此前四年的理财媒体生涯,开始投身互联网金融创业大潮,他最初的想法是建立一个帮助“小白”理财的分享社区,后经历了几番“不断推翻自己”的过程,直到现在才逐步清晰公司的定位。

  “去年这个时候资本很疯狂,投资人都在私下打听哪里有项目,甚至仅有一个想法就能融一笔钱。”陈伟回忆称,玖富CEO在考察了他的项目后,作为孵化公司投了第一笔钱,同时还为其提供了办公场所及技术支持。

  转眼又是一年,陈伟苦心经营的“蛋糕”,仍没有找到除玖富之外的“主投方”,而融资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投资人对项目的挑选更加苛刻,而此前投入的大把资金和热情却在一日日挥发。

  “蛋糕理财”只是玖富众多孵化公司的一员,与陈伟的蛋糕比邻,“悟空理财”、“随手攒”、“贷你飞”、“叮当钱包”等十多家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都位于该楼的16层,其中几家公司已幸运地完成了A轮融资。

  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是成功融得A轮融资,也并不意味着就拿到了“免死令牌”。一场业内普遍形成共识的资本寒流,正使得这些仍处于“烧钱”期的初创公司对B轮、C轮的融资进度与规模的渴求变得更为急迫。

  位于北二环外的德胜科技园B座2层的会议室,生于1983年的聚爱财CEO任衡,正与创业团队商讨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大势。尽管这家公司此前已成功融得A、B两轮融资,但他们仍需对可能到来的互联网寒冬未雨绸缪。

  “整体来讲,我们的资金链还是非常健康的,下一轮(C轮)融资进展也比较顺利,不过,届时肯定会多融一些钱!”任衡告诉记者,在美国留学期间,他曾完整经历过2008年金融危机,深刻理解创业公司控制风险的重要性。

  去年8月,兼具清华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双重教育背景的任衡注册了聚爱财,并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互联网用户的快速积累,不久前刚获华远集团的B轮投资,这也是该公司获得A轮源码资本和景林投资数千万风投资金后的又一轮融资。

  谈及融资环境由热到冷的骤变,任衡并不讳言也感受了些许寒意。“现在投资人多了一个讨价还价的说辞,即市场不好,公司的估值也要打折。不过,对于初创公司来讲,现在应该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产品和用户本身。”他说。

  “2008年金融危机时,市场都很恐慌,但回过头来看,很多优秀的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是在那场危机时诞生的,所以首先要看创业公司所在的行业,是否符合未来发展的方向。”任衡坚信他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不过,尽管互联网金融初创公司的CEO们仍对未来信心满满,但不少从其他行业慕名而来的职场人士却开始萌生退意。面对互联网公司“7乘24”工作节奏,在燃烧了跳槽后最初的激情后,一种对寒冬的恐惧,以及对未来的渺茫阵阵袭来。

  与此同时,国内创业板和美国纳斯达克中概股股价的高台跳水,也让一级市场的VC/PE们开始为此前的一掷千金豪赌担忧。于是,他们在挑选项目上日趋谨慎,即便十分看好的项目,也会在融资额上一压再压。

  “股权投资机构要保持足够的子弹,你要有很多的钱在手上!” 在月初召开的2015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投资大会上,清科创投创始人兼CEO倪正东向外界呼吁,股权投资行业需要稳健的投资,挤掉泡沫。

  面对市场环境的骤变,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也向记者坦承,接下来投资会更为谨慎,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所有正在做法律文件阶段的项目,尽可能抓大放小,不要纠结细节,尽快把钱拿进来,把钱捂在手里,现金为王。

  来自清科集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8月我国VC/PE市场共发生投资案例275起,披露总投资金额达39.57亿美元。投资数量同比增加175%,金额同比增加164.79%,但与7月环比案例数减少了11.29%,金额下降了63.58%。

  不仅8月份的VC/PE投资金额下滑超一倍,新三板的融资金额也由7月份的53.64亿美元骤降至4.14亿美元。一方面,这源于一级市场投资热情降温,另一方面,也源于IPO暂缓影响了退出市场,让投资人心生畏惧。

  泡沫之争

  从起初各路资金“撒网式”抢项目,到后来“讨价还价”地挑项目,再到眼下喊出“保留足够子弹”……短短几个月市场冷热两级,让VC/PE等投资人成了“表情帝”,也让外界重新审视互联网金融行业是否隐含巨大泡沫?

  刘开运,在成为九泰基金定增基金的基金经理之前,他曾在九鼎投资参与过数十个互联网项目的考察与投资。今年6月,他在接受上证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对包括互联网金融在内的“互联网+”看不懂,认为泡沫很大。

  “市场已经严重透支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泡沫破灭是迟早的事情。”时隔几个月,刘开运坦言当时看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降低不确定性风险,在他成立的定增基金中,基本剔除了“互联网+”有关的上市公司。

  今年年初以来,以东方财富(300059,股吧)、同花顺(300033,股吧)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板块大放异彩,让重仓上述行业的公私募基金赚得盆满钵满。作为资本市场的见证人,上证报记者也在多次采访中,领略到机构近乎“一边倒”的看多逻辑与言论。

  不过,即便是最坚定看好互联网金融的成长派基金经理,也对市场疯狂炒作“互联网+”保持忧虑。在一次私下聊天中,大君智萌董事长凯恩斯向记者坦言,很多相关公司的董事长自己也不清楚做什么,但没关系,机构会帮他一起想。

  去年7月,已萌生要做一个理财社区的陈伟,终于鼓足勇气在某卫视录制了一期创业导师的节目,尽管最后并未赢取导师团队的100万创业基金,但他却得到了台下熊晓鸽等重量级创投大佬们的一对一指点。

  自半年前雪球网将总部搬迁至望京SOHO后,这里渐渐成为继中关村(000931,股吧)、上地之后的又一处互联网金融初创公司“圣地”,数以千计的计算机毕业生和实习生,每天自带笔记本从四处赶来,与创始人一起追逐互联网金融上市之梦。

  “如果冬天真的来了,这里可能会有一批公司死掉,最惨的可能是那些已经融了A轮,但还没有找到B轮的公司。”陈伟称,如同几年前的团购行业的“百团大战”,谁的钱能烧到最后才能留下来。

  陈伟的观点也得到了包括梅花创投合伙人吴世春在内的多位创投机构负责人的认同,资本市场的动荡意味着融资的寒冬期到来,处于B轮和C轮融资阶段的公司最危险,很可能因为资金短缺会出现死亡潮。

  如果说资本的冬天让行业充满危机感,那么互联网金融行业自身无序竞争乱象则成为加速行业洗牌的导火索。业内判断,届时京、沪、杭三地互联网金融市场将加速洗牌,取而代之的是,不远的将来互联网金融市场将呈现“寡头格局”。

  “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而言,政策不一定会直接导致洗牌,洗牌仍是市场发展的自身行为,预计2016年底中国互联网金融市场或呈寡头格局。”谈及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洗牌,同为“80后”的铜板街CEO何俊向上证报记者断言。

  在何俊看来,到2016年底,整个互联网金融格局就会比较清晰,只融到A轮的公司接下来都会比较困难,已融到C轮的公司最后可能跑出来,到明年年底,少部分的公司会变成一些寡头和巨头,市场或呈寡头格局。

  “从用户体验看来,无论是手机端还是网站,都不需要太多的服务商,手机上装的理财APP一两个就可以了。”何俊解释称,届时市场会留下两到三家寡头,其市场份额可能达到70%-80%,这是一个自然规律。

  不过,任衡对此却有不同的理解。他认为,互联网金融不会出现巨无霸企业,随着社会分工的不断细化,互联网金融也会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理财需求,未来互联网金融市场至少能容纳下三四十家不同的机构,而且将不断迭代。

  在任衡看来,从中国的人口基数和理财规模看,现在的泡沫一点也不严重。美国有三四千面向普通人的理财机构和共同基金,而中国在这一块却像是“真空”,目前能提供类似服务的,也都是一些边边角角不成规模不成体系的机构。

  “就像当初淘金者刚到旧金山时,看到一片金山首先想到的如何掘金一样,现在还不是担心泡沫的时候,也不是考虑竞争者是谁的时候,先埋头干。”任衡并不担心行业的竞争,因为这个市场还远远没到“红海”。

  御冬有道

  “整个经济形势不容乐观,接下来的冬天会比大家想象得更长!更寒冷!更复杂!我们准备过冬吧!”2008年7月23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发布了一篇名为《冬天的使命》的内部邮件

  时隔多年再回首,2008年的互联网的冬天虽然恐怖,但并不漫长,又是一次“弯道超车”的良机。此时,尽管尚难断言“互联网的冬天”再次来临,但已经有不少投资人和创业公司已经未雨绸缪,做好了“过冬准备”。

  一边是央行“双降”带来流动性空前充裕,一边股市暴跌“倒灌”给创投市场的寒流。三季度以来的两个新情况,对于仍处于“烧钱期”中的国内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似乎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业内人士看来,央行“双降”将释放大量流动性资金,利好实体经济,但对理财市场而言,则意味着理财收益率相应下降。同时,创投资金遇冷,则可能给“烧钱”中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釜底抽薪。此时,“御冬术”尤为重要。

  “互联网金融机构只要能有效控制成本,安全过冬亦是大概率事件。”9月15日,铜板街CEO何俊在公司成立三周年庆上乐观地称,为有效控制成本,这家公司采用了降低资金成本和运营成本的“双低模式”。

  在资金成本方面,何俊透露,通过在网上与供应链合作,整个交易过程会完全互联网化,这样信息流、物流、资金流就可以全部透明,可以全程把控资金流向,实现低风险、低成本获取优质资产。

  在运营成本方面,他们高能效、高产出的创业团队,仅200名员工就创造了330亿元累计交易规模,并实现了注册用户500万户。另外,还通过大数据技术为用户画像,从而有效降低了营销成本和运营成本。

  如何在群雄环饲的互联网金融市场中突围?这对于刚成立一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与创新。尽管两轮融资在握,任衡仍保持“每天工作12小时、一周在公司上班7天”的“鸡血节奏”。

  面对部分“90后”创业公司“烧钱”造势,任衡坚持认为,与其烧钱做广告,不如给客户发红包。在他看来,现在还不是追求交易量、交易额上涨有多快的时候,而是要继续深挖用户的理财需求,培育用户信任非一日之功。

  从聚爱财APP,到聚爱财PLUS,再到最近刚刚推出的“机器人理财顾问”,任衡带领的创业团队马不停蹄地为用户创造着惊喜。在他看来,“机器人理财顾问”或许是下一个互联网金融的“风口”。

  创投资本由疯狂到理性,尽管偶尔也会抱怨有些生不逢时,但媒体人出生的陈伟无暇关注这些,他们最近刚刚上线了一个产品,他希望借助这款产品找到用户在理财规划上的某个“痛点”。

  “相比哪些起点很高的创业者,我们属于草根创业,在种子期不需要过分关注规模,用户体验做好了是前提。”陈伟的言语中看不出对冬天的畏惧,相反他正带领一帮平均“90后”的员工奔走在首次创业的路上。

  回归理性

  如何度过这个冬天?如果说创业者可以通过控制成本,苦练内功,来延长自己的寿命的话,那么对于VC/PE等资本方而言,在资本寒冬到来之际,如何留足粮草,收缩战线,精挑更优质的项目,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去年被投资的几千家公司,今年很多都融不到钱了,甚至个别创业公司,因突然断粮而猝死。”清科创投创始人倪正东告诉记者,创投公司当下需加强对被投企业的管理,要么放慢投资节奏,要么对项目重新估值。

  此前,国内创投领域曾出现了一轮高估值风潮——A轮估出B轮价格,B轮估出C轮价格,C轮估值更是达到企业IPO的价格。“创投泡沫”也使得许多创业者“自我定价”过高,每日奔波于各种路演融资中,而忽视了企业和产品。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估值大幅缩水,估值砍掉三分之二,估值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对此,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告诉记者,估值降低对创投来说是件好事,至少不会疯涨了。

  在李家庆看来,由股市暴跌传递来了的恐慌影响并不大,更多是情绪层面的影响,因为VC/PE周期很长,投资人不要抱投机心态,关键要清楚企业的价值,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

  正如李家庆所言“估值仅是个技术问题,相信资本会更集中于好公司”,对于大多数秉承价值投资的创投资本而言,二级市场的寒流挤破了一级市场的估值,反而是一件好事情,因为终于可以“以便宜的价格购买心仪的公司了”。

  今年9月9日,在新三板挂牌的协和资产董事长杜宏的观点就颇具代表性,二级市场的低迷对一级市场影响不是很大,他认为虽然资本市场比较低迷,但看到大量廉价的资产出来了,此时正好可以出手收购些业绩扎实的公司资产。

  如同股票、期货等其他投资品类一样,创业本身也属于一项投资。当全民疯狂追逐一项投资时,尤其是当一群根本不具备创业能力的人跟风创业,试图赚一把热钱就走的投机者成为一种风潮,风险也自然会如影随形。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最近,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也发出类似感慨——等这一轮市场调整过去,投资将会回归小众,回归专业;创业也是“小众事件”,通常只适应特定类型的人。

  临别前,媒体人出身的陈伟对记者坦言,他也想过假若有一天创业失败,他也不会后悔辞职创业的决定,至少经历此番创业,他掌握了枯燥的计算机语言,如何设计商业模式,如何与投资人谈判……而这些都有助于他最终创业成功。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urongji.com/5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感谢您的关注和分享,热烈欢迎朋友们为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