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企业聚光灯

短暂高光后,简普科技的挣扎:左拉股价,右推技术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寒冬里,简普科技营收与股价的双降,未来发展极其不乐观

短暂高光后,简普科技的挣扎:左拉股价,右推技术

2019年,互联网金融市场变幻莫测,早先大热的P2P变成烫手山芋,金融科技在互金寒冬中崛起,在5G新技术大行其道之际,金融科技又将会掀起一番风云。

被誉为“纽交所金融AI第一股”的简普科技,不久前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让人大失所望。财报显示,简普科技2019年第三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3.235亿元,和去年同期人民币4.437亿元相比减少27.1%;净亏损达到人民币3.525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5350万元,同比亏损幅度扩大。

与此同时,简普科技股价从3月份的高点7.30美元/股,一路下跌截止至1.71美元/股(12月11日收盘)。而且,简普科技预计2019年第四季度的总营收将在人民币2.40亿元到2.60亿元,同比下又是一番大减。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寒冬里,简普科技营收与股价的双降,未来发展极其不乐观。

短暂的高光时刻

上市是简普科技进击的“号角”。

上市前夜,长期亏损的简普科技历经融资注水疑云风波,又面临母公司融360被CB Insights剔除出独角兽名单的处境,几番折腾,最终于2017年11月16日在纽交所上市成功。

对此,简普科技CEO叶大清表示,“11月16号算是刚入学,我们离我们家长的期望成为一个好的高中生、或者好的大学生还很早,上市只能算上小学。”

然而,历经艰辛成功敲响上市钟声的简普科技并不是好事多磨,也没有苦尽甘来。

简普科技招股书中,2017年第三季度,简普科技的总营收为人民币4.67亿元,净亏损达到人民币1667万元。而上市之后,简普科技在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披露,其总营收为人民币5.85亿元,但是其净亏损也随之扩大,在第四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人民币1.36亿元。而后,简普科技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为1.717亿元。

好的消息是,在2018年第四季度实现总营收7.72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人民币1190万元。2018年年末的好消息延续到了2019年年初,在2019年Q1财报里,简普科技总营收实现人民币6.549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95.1%,净利润为人民币1870万元。

但是,简普科技的高光时刻仅仅两个季度便急转而下。

根据财报的数据,简普科技2019年第二季度实现总营收为人民币3.62亿元,和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6.1%,不及市场预期;净亏损为人民币8490万元,和上年同期净亏损人民币6110万元相比,净亏损同比扩大38.95%。

简普科技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同样不容乐观。尽管简普科技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成本已经同比下降43%,但是净亏损仍然达到了人民币3.525亿元,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5350万元相比亏损幅度扩大。

在日进斗金的互金行业里,亏损成瘾的简普科技寸步难行。

首先,简普科技经营模式注定了获取流量环节不能中止。与趣店、宜人贷、信而富等在美上市的互金公司不同,简普科技并不是直接贷款的互金平台,而是类似给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其他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等淘金者,输送资源的送水工。

简普科技更多的是作为一个中间商,连接了B端企业和C端用户。对于B端的企业来说,简普科技可以为其提供用户数据、营销推广和风险评控的产品;C端用户则可以通过简普科技对金融产品的推荐,来筛选最为合适的方案。简普科技不直接借贷的轻资产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风险和资本压力。

其次,高昂的销售和营销成本,促使简普科技亏损扩大。简普科技的中间商定位,注定了其要获取流量来扩大体量。而与其他自带流量的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例如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等相比,简普科技获取流量的成本则要高出许多。

缺乏高效的引流方法、用户转化率低是简普科技的致命缺陷。在没有其他更加有效的引流方法下,简普科技在销售和营销方面不余遗力的斥巨资。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简普科技的销售和营销成本为人民币3.253亿元,和上年同期人民币3.41亿元相比,下降4.6%。然而对比第二季度财报中销售和营销成本为人民币3.184亿元,仍然环比增加2.1%。

再者,在互联网用户增长趋缓,而且金融理财类平台的用户粘度低与用户使用时长短,平台之间的流量的争夺更为激烈。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中数据显示,现如今的月人均使用APP类型数量已经达到了18种,在细分赛道上的用户注意力争夺更加激烈;而在2019年9月的月用户总使用APP时长同比增量占比TOP10细分行业中,并无金融理财。

在诸多亟待解决难题的挤压下,简普科技高光时刻难续,简普科技的总市值也从当初风光上市的11.4亿美元,下跌到目前约为2.64亿美元。在尾部挣扎的简普科技,又怎么能保住“纽交所金融AI第一股”的名头。

逐渐沉沦的业绩

叶大清把简普科技的发展比喻成是马拉松,“成立6年我们现在才跑了6公里,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是在成功上市之后,简普科技的马拉松跑得并不是那么顺畅。

贷款推荐服务每况愈下,简普科技总营收缩水明显。根据Q3财报数据,简普科技总营收为人民币3.235亿元,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4.437亿元相比,下降27.1%。其中推荐服务收入约为人民币2.86亿元,约占据总营收的86%,和上年同期的推荐服务收入为人民币3.77亿元相比,减少24.1%。

简普科技的营收构成主要分成两大部分:推荐服务收入、广告和营销服务及其他服务,而推荐服务收入又细分为两个部分:贷款推荐服务、信用卡推荐服务。在简普科技的Q3财报里,贷款推荐服务收入为人民币0.9亿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减少53.3%;贷款申请数量为530万个,同比减少60.2%。

相比贷款推荐服务业绩的每况愈下,简普科技信用卡推荐服务发展则要显得蒸蒸日上。

在Q3财报里,信用卡推荐服务收入为人民币1.956亿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6.6%;推荐服务的信用卡数量同比增长约5.9%,为180万张。与此同时每张信用卡的推荐服务费用也从同期的人民币106.10元,增长至人民币109.22元。

但从简普科技目前的总营收来看,看似红火的信用卡推荐服务并不足以让简普科技爬出亏损大坑。

1. 贷款推荐服务难破冰

简普科技不直接进行贷款业务,很大几率上不会发生网贷纠葛,但是城门失火,池鱼未能幸免。3月16日在央视315晚会曝光的714网络贷款乱象中的诸多问题平台,简普科技母公司融360赫然在列,融360被央视点名之后,简普科技股价直线跳水,大跌将近15%。

除了受到母公司的负面新闻影响之外,在市场寒冬之下简普科技贷款推荐服务营收不容乐观。

伴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开展以及深入,互联网金融总体的风险水平有所下降,同时诸多互联网金融机构都存在着转型或者被清退的危险。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2019》中的数据,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的运营平台仅剩1726家,同比下降超过一半,下滑幅度达到51.64%;年末贷款余额为6896.50亿元,同比减少27.96%。

另外,简普科技要担忧的不仅是贷款推荐服务收入的减少,更为发愁的是其贷款推荐服务业务模式所暗含的风险。

简普科技的贷款推荐服务是CPA模式即Cost-per-action。简单来说,简普科技向合作的B端企业提供推荐用户,若是企业与用户完成贷款,则B端企业向简普科技支付相关的服务费用。连接两端就意味着要担负起双份的责任,而对两端之间出现的借贷纠纷处理不当会将简普科技推向悬崖。

一方面,简普科技需要对C端用户确保自身平台推荐的借贷产品合规性。对于C端用户而言,简普科技的作用类似于金融领域当中的“淘宝”,而一旦借贷产品出现问题,造成的恶性效果会更严峻。通常,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简普科技等互金导流平台会将同一用户推荐给多个平台。而这种做法,很容易造成“以贷养贷”的局面出现,使用户难以挣脱“网贷”的泥潭。

作为撮合贷款的中间平台,无论如何都并不能将自身责任摘除的一干二净。关于融360的投诉在黑猫平台上高达1963条,在聚投诉上更是达到了10000万多条,“变相收取高额费用”、“平台包庇违法金融产品”、“信息泄露”等字句频频出现。可见,作为“中间商”一旦声誉出现问题,就会导致用户流量的流失,简普科技的贷款推荐服务也会难以维持。

另一方面,对于借款用户的筛选确认也是撮合贷款中间平台的责任,若是发生借款逾期,简普科技要向金融机构进行赔偿的同时,二者之间的合作关系也会受到影响而B端合作商的减少将会导致着简普科技能够提供的金融产品数量减少,在同类型平台中,简普科技的竞争力下降。

作为一个金融科技平台,良好口碑以及风控是简普科技自身的护城河,但目前简普科技的护城河正在一点点垮掉,简普科技的贷款推荐服务在“外忧内患”的情况下,破冰之日遥遥无期。

2. 信用卡红利难持续

简普科技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信用卡推荐服务要比贷款推荐服务的表现要令人满意的多。但是通过简普科技往年财报的数据结果来看,信用卡推荐服务增速减缓。

简普科技信用卡推荐服务收入在2019年的前三个季度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493亿元、1.965亿元、1.956亿元;同比增长率为15.6%、31.8%、6.6%,简普科技信用卡推荐服务的收入的增长率正在变缓。

信用卡推荐服务的收入,取决于C端用户的增长与B端合作商信用卡的发行量。

在简普科技上市之初,其CEO叶大清表示:“融360有6700万的注册用户,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服务2亿或者3亿、4亿的用户,当他们有金融需求就会使用融360的App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才是真正的成绩。”

目前简普科技已经上市两年之多,注册用户仅1.2亿,离2亿的目标仍有差距。而且为了获客而投入的营销成本,仅是信用卡推荐服务的收入还远不能抵消。

另外,B端合作商的信用卡发行量也在逐渐趋缓。随着信用贷在人们日常生活作用占比加重,类似于支付宝的花呗、借呗,京东的白条等信贷产品越来越多,信用卡必须性被减弱;另外,信用卡业务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与维护,盈亏平衡点迟迟不来,也对平台的信用卡业务产生一定的影响。

信用卡推荐服务作为简普科技的左膀右臂之一,如何使其延续下去,是其迫在眉睫的问题。

挣扎:左拉股价,右推技术

简谱科技成立的第八个年头,简谱科技发布了首次盈利的财报,叶大清表示:“上市的时候我说融360能上市,就是我们读小学了。创业7年上市,刚好像小朋友,7岁读小学,现在才读小学二年级。”并直言,不会把短期盈利视为目标,而是走可持续发展的路线。

在全面盈利之前,简普科技亟需解决营收下降、负面新闻缠身的问题,给予投资者信心。

一方面,面对股价走低的情况,简普科技继续股票回收计划。简普科技的股票回收计划截至12月9日,已经根据其董事会批准的股票回购计划,回购了3000万美元的美国存托凭证。但是短时间之内,简普科技的股价并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另一方面,简普科技逐渐把重心转向技术方面。简普科技的广告和营销服务及其他服务业务里,其他收入是指其的智能风控业务,在意识到技术的重要性之后,对智能风控业务的投入简普科技可谓是花下了大功夫。在2019年前三季度中,简普科技的研发费用为人民币2.221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39.2%。当中,新业务研发成本占据了大部分比重。

此前,在对中国内地的一家智能风控公司进行收购之后,今年7月,简普科技又将中国香港的一家贷款和信用卡平台收进自身团队中。可见,简普科技寄希望于扩张市场规模同时巩固自身技术优势,以此来优化产品品质、提高自身占据市场的比重、提高自身的业务能力。

简普科技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广告和营销服务及其他服务收入为人民币6230万元,相比上年同期增幅为26.1%。而增幅的重要原因就来自于收入增长实现了139%增长率的智能风控业务。但是,在今年第三季度中,广告和营销服务及其他服务收入并不能力挽狂澜。其原因在于,简普科技的智能风控业务的减弱以及受到广告业务效率下降的影响,收入同比减少43.8%。

股票回收计划没有激起水花,花费大量功夫的智能风控业务表现不佳,简普科技动作频频却难有起势。在即将结束的2019年,5G的出现带给金融科技市场更多可能,只是简普科技能否借势乘上5G的大船呢?

5G时代,风雨欲来

2013年互联网金融生根发展;2016年金融科技开始进入渗透金融行业;2019年金融科技势态成熟。目前国内金融行业每个环节基本上都能够见到金融科技的背影。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金融科技又将借力迎来新的增长点。

对此,简普科技CEO叶大清表示,“金融科技行业大有创新创业的机会,尤其是随着5G时代的到来,信任、信用、风险管理问题将会得到妥善解决,这将助推金融科技走向新阶段。”

5G技术的延时性低、海量连接、可靠性高等特点,将会赋予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原本已在金融科技领域大放异彩的技术新生。而随着技术的变化与发展,将会驱动产业能力的提升与生态格局的变化。

5G时代,正是简普科技扩张的好时机。简普科技业务范围主要是给B端合作金融机构提供金融产品与服务,对C端用户则是提供金融产品的筛选匹配。据悉,目前简普科技的合作机构突破2500家,平台上的金融产品超过22万款,全国覆盖城市多达350个。

在金融科技的催生之下,传统的金融机构也开始酝酿自身的技术领域。

银行系的科技子公司的数量正在增加,目前兴业银行、光大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等银行都已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和其他金融平台相比,这些持牌金融机构自身拥有的资金聚集与利率优势,再加上逐渐对金融科技方面的重视与推进,互金行业的生态格局改变正在发生。

依赖于给金融机构提供金融产品与服务的简普科技,在业务上势必会遭受到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崛起的冲击。5G时代到来,会出现新机但同样的也会产生危机,如何在风雨中留存自身,是简普科技的难题。

综上,互金行业遭遇寒冬时刻,互金巨头能够依靠原先的基础蛰伏过冬,而体量较小的企业不得不在寒潮里寻找新的出口。在倒闭潮里,滚了一遭的简普科技,在5G时代把生存的希望寄托于用技术筑造自身护城河,至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投融季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urongji.com/803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tourongji@139.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