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骗局,民之劫难:起底泛亚400亿崩盘真相

1
监管的缺失,人性的贪婪,令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这家号称世界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在延续了数年疯狂的围猎资本游戏之后,最终以资金链断裂落幕,20多个省份22万投资者的430亿元资金难以讨回。

这场游戏已走到尽头,就连泛亚的二把手、老板娘和财务总管都抛下了泛亚,双双辞职。就在泛亚企图用讲故事的方式掩盖真相的紧急关头,泛亚管理层和泛亚授权服务机构、客户提供了泛亚大量的内部文件、协议、报表、规定等。泛亚批量文件的流出,在无声起底这场游戏的真相。

泛亚资本围猎真相

泛亚的相关内部文件材料和现实对照,为我们揭开了泛亚和生产企业、批发商、授权服务机构,是如何利用泛亚平台,进行资本围猎的。

泛亚资料显示,个人买家均可申请买方交割而没有实物卖方交割的资格,获取上市品种“锗”卖方交割资质的,仅云南临沧鑫圆锗业股份有限公司(云南锗业)一家生产商。也就是说,在锗的交易中,云南锗业一旦袖手旁观不参与交易,买单的投资者即便选择实物交割,也无法获得实物,所有“卖”单合同的个人投资者,则只能被动每日交“延期交割费”给申请交割的买家。如果他不平仓,而持续持有卖出合同,那每日的累计延期交割补偿金就能逐渐蚕食其所有资产。

于是,大家都买锗,锗的价格就被炒上了天。如,2011年8月,锗的市场价格是1万元/公斤,泛亚锗的价格被炒至1.7万元/公斤,云南锗业就是不卖货。

2011年8月18日,有以生产企业股东名义公开发布了《致证监会举报云南锗业损害股东利益函》。该函显示,多位股东从7月底开始多次致函、致电公司,要求公司高价卖出产品以实现利润最大化,但公司就是不卖。因此股东们有理由相信: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泛亚的庄家和公司早已串通好了。因为只有在确保公司不卖货的情况下,庄家才敢把锗炒高至偏离市价70%的程度。据了解,当日庄家申报买货超过8吨,而只有庄家在确保公司不会大量卖货的情况下才敢如此行动,否则庄家就必须以高于市场70%的价格接收上亿元的实物。庄家的目的就是把泛亚的空头打爆仓,以此获取暴利。在这一过程中,公司高管显然参与其中,损害了公司股东的利益。总之,公司高管和庄家联手赚钱,而股东利益损失殆尽。

直到2014年年底,云南锗业董事长包文东在“创新金融助推稀有金属产业升级”研讨会上,仍对泛亚感激不尽:我们通过这个平台要的是话语权,话语权就是要物有所值。

事实上,泛亚指定的唯一供货企业远非一家。如泛亚内部文件记载,五氧化二矾品种经泛亚认证的厂家仅一家——成都凯睿实业有限公司;电积钴(金属钴)品种,为江苏凯力克钴业股分有限公司一家。一家企业垄断市场,可以控制定价权,而多家生产企业参与交易,也是如此。如铟品种,几年来价格虽然一直被操控着不断上涨,但几乎没人卖货。对此,8月14日期货日报刊发的《中国版“庞氏骗局”分析》一文,有详细的披露。

从去年起,这个游戏变得更精彩了!泛亚推出了全新的批发商制度。只需要缴纳500万元的席位费及200万—1000万元不等的保证金、杂费,就可获得批发商资格,从其他现货市场低价买货拿到泛亚来高价卖出,获得无风险套利机会。视金属品种不同,上述差价从20%一100%不等,远远大于“抽水”所得。

泛亚官网合作企业栏中,铟的交货厂家有7家。有投资者反映,其中5家柳州英格尔金属有限责任公司、昆山经昌新材料公司、云南五鑫实业公司、广东始兴星源金属公司、韶关市华力实业公司,均没有直接向泛亚交货但却被泛亚列为交货厂商。

在泛亚平台上,最神奇的是“匿名成交“,涉嫌为匿名的“傀儡”交货商洗钱开道。在投资者前赴后继举报下,这一现状才被叫停。
最近,泛亚加快了消灭证据的步伐,泛亚之前公布的合作企业一览表中,有54家可以交货的合作企业,后来在官网上被“剔除”得仅剩17家。至9月14日,记者在泛亚官网仅找到“生产商”12家。

一些投资维权者在全国各地调查走访后发现,被泛亚“剔除”的那些“傀儡企业”,多是皮包公司,或涉及利益输送,或一些企业根本就不存在。投资维权代表说,目前,已经被泛亚“剔除”出交货商名单的多个企业,与泛亚高层高度关联。这意味着,通过“剔除”等手段,泛亚正在刻意掩盖“左手倒右手”的收储游戏真相。

泛亚为国收储阴谋

泛亚成了一个货物只进不出的貔貅。没有人购货的交易所还叫交易所吗?泛亚灵机一动,研发出了“融资产品”——商业收储,后来升级到一个更高大上的名词——为国收储。

在泛亚平台上,“为国收储”的游戏疯狂上演。

泛亚2014年年初的一份报告中显示:“交易所每天新增客户500个,以每月新增客户资金20亿元的速度发展。”生产商为挣更多的钱,拼命扩大生产规模;批发商也想挣更多的钱,从外面进更多的货到泛亚平台来卖。

可是“钱紧”怎么办?甭急,“为国收储”的泛亚早设计好了供应链融资。泛亚在全国广招授权服务机构包括忽悠银行,为其帮办。

泛亚与授权服务机构,先签订《授权服务机构合作协议》。这个主协议相当于买了吃“唐僧肉”的门票,即向泛亚每年交51万元的电子平台服务费、运营押金、业务辅导服务费。然后,再签订双方如何分钱的“补充协议”。

泛亚为其供应链融投资做了个美丽的蛋糕,叫“日金宝”理财产品(泛亚又称受托业务),由泛亚授权服务机构或银行等招徕投资者,并给其穿上漂亮的“皇帝新装”——该理财产品保本、零风险、入金出金自由。

泛亚将其服务机构或银行打来的投资者的钱,借给投资者并不知情的会员,即所谓的生产企业、批发商。在泛亚平台上,投资者通过接受委托交割业务,从而赚取延迟交割补偿金。每天万分之五的延迟交割补偿金中,交易所抽水万分之一点二五,投资者拿到手的是万分之三点七五(整个预期年化收益率高达16.4%)。其中,投资者可获年息13%,在交易所抽取的万分之一点二五中,总体上是机构拿万分之一点二五中的七成,交易所拿三成。由于有银行背书,“日金宝”就像白骨精变成的美女一样吸引到了很多人加入,亲人叫亲人,朋友邀朋友相继把钱投进泛亚融资平台。

泛亚及其机构每天从投资人资金池中抽水万分之一点二五,一年抽水接近5%。有投资者测算,从2011年到2015年,泛亚总共抽水约39.23亿元,其中泛亚分得11.78亿元,几百家授权机构分得23.05亿元。

可以佐证的一个数字是,2014年4月22日泛亚的《基本情况的报告》称,2013年,泛亚总收入超过4亿元,全年利润超过1.5亿元。根据泛亚“日金宝”融资理财规则,180日自动还款交割,实际上就是借款期限为180天。然而,投资者在昆明机场旁飞平物流仓库,竟发现云南天浩公司很多2011年6月入库至今依旧未赎回的货物。投资维权代表向期货日报说,这进一步佐证了借款融资为假,生产商涉嫌与泛亚一起违约欺诈,且巨大差价近百亿元却被骗走转移了。泛亚是彻头彻尾地对全国投资者进行洗劫。

8月31日,泛亚向客户发出的《关于现货交易新系统延期上线的公告》中显示,“交易所及有关方面正在积极推进重整方案的落实”。“重整”,意指破产重整,又名重组、司法康复,或者重生。这说明,泛亚离破产清算只有一步之遥。
泛亚舆情监控之谜
在中国,泛亚专门设立了多层次的舆情监测与公关机构,其监控手段让美国安全部门甘拜下风,因为美国安全部门也仅是听听看看而已,而泛亚,则能操控人,引导舆论,分化维权聚集力量,掩盖真相。

6月19日,单九良在“云南省金融办约谈会议上的汇报提纲”中直言不讳地说:“我们组织舆情专家组成公关小组,随时监控分析投资者情绪,及时在社会上、网站上、QQ群等处发布公告和其他维稳信息,引导舆情向稳定方向发展……”

防火防盗防记者,是泛亚的重点布防。如泛亚内部文件《规范细则》中用黑体字强调:“任何情况下,未经泛亚授权,授权服务机构不允许代表泛亚接受媒体采访或与媒体发生任何形式的互动。”对采访的媒体及记者要调查,“在采访中遇到尖锐问题,不可擅自应答,应回避或告知媒体事后作补充说明”。“对敏感问题,接受采访人员务必在第一时间将相关情况反馈至交易所渠道管理中心,由渠道管理中心及品牌战略中心根据相关情况制订应对方案及公关措施”。

被泛亚和泛亚机构控制的QQ群有:泛亚某某理财群、中国泛亚某某联盟群以及上海某某群等十多个,每个群有2000来人不等。在网上,泛亚舆情公关人员,被投资者称之为“泛托”,其引导“泛友”进入由他们控制的群,这些群在泛亚危机公关应对方案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舆情专家”向投资者宣传泛亚危机是因政府破坏泛亚模式造成的,其暗示投资者应围攻政府,由政府出面收购稀有金属,才能为泛亚解围,为大家解套。只要有人说泛亚不好,就立马被踢出该群,以防更多人知道真相。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urongji.com/8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